澳门威尼人娱乐网址:用“文化+科技”创造中国

科技 2018-10-30 10:16:43

  当年我硕士毕业后,和大部分研究生同学一样留校任教,很清闲,可以说大多数时间都在玩。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我的人生可能和现在完全两样。

  上世纪90年代初,电视里经常播放深圳的新闻,给的印象是技术新、新,是的前沿。我很多老乡到深圳打工后,回家也一个劲说深圳好。当时我才20多岁,觉得人生不能虚度,决定抛下铁饭碗,到经济特区闯一闯。

  1970年11月生,籍贯江西赣州,1995年南下深圳,先后任深圳远望智能系统有限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深圳华强智能技术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副总经理,方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兼副董事长。

  迪士尼和环球影城,我们发现他们的主题乐园项目与国内乐园的静态景观项目很不一样,非常有吸引力。我们就决定做这个方向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97年7月15日,我坐火车第一次来深圳。一出车站,就看到高楼直冲云天,那是富临大酒店,深圳老牌的五星级酒店。当时内地很少有高楼大厦,我的内心很受震撼。

  在学校任教时,什么都是分配好的,不愁吃穿,来深圳就不一样了。我进的是国防科工委远望城公司下属公司深圳市远望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做应用软件开发。压力很大,经常加班,但大家干劲十足,相信用技术能够创造出更多的东西。公司除了董事长、总经理,其他主任、员工都骑着破自行车,大家也很满足。

  1999年,为应对全球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寒流,深圳华强集团需要积极开拓新业务,我所在的公司被它收购,后更名为华强方特(深圳)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我们从岭搬到了华强北,当时给我们的场地只有一层楼,后来慢慢扩大。

  我在深圳华强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任副总工程师、副总经理。1999年恰好是深圳举办第一届高交会,公司希望我们能拿出一些产品参展,这就是创新的开始。刚开始,大家不知道该做什么,于是我们去美国学习考察。在迪士尼和环球影城,我们发现他们的主题乐园项目与国内乐园的静态景观项目很不一样,非常有吸引力。我们就决定做这个方向。

  那年10月份,高交会举办,我们带着自主研发的立体视觉系统、多屏同步播放系统和虚拟仿真坦克参展,虽然没有获得直接经济效益,但为华强方特后来发展主题乐园奠定了技术基础。第一届高交会是华强方特发展很好的开端。

  2000年,我们的技术运用到了深圳少年宫、世界之窗和欢乐谷的体验项目中。同年,我们带着自主研发的环幕立体电影技术,也就是4D影院,到美国参加IAAPA展(美国国际主题乐园及游乐设备展览会)。神奇的是,我们拿到了两个订单,合计50万美金。高交会的零交易曾打击我们的信心,这两单销售给了我们很大的底气。

  当时我们的技术已经完善,于是想把它为电影产品。IAAPA展上得到美国人认可,让我们自以为最好的市场在美国,于是到美国建公司,大规模雇用美国员工销售产品,结果业绩并不如意。我们这才明白,外国人还不太认可中国的产品,我们应该先立足国内市场。

  卖出第5000张门票时,园内已经满了,我们只能把新来的游客往回劝。我们心里很开心,主题乐园的项目终于做起来了

  聚焦国内市场后,我们先是在东门步行街建了一个游乐场,把立体视觉、虚拟仿真等技术融合进去,孩子们很喜欢。

  当时正赶上中国的购物广场兴起,我们的游乐场项目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世纪金源购物中心老总正好来深圳出差,看到东门的项目后,邀请我们到他的购物中心建了一个两万平方米的游乐场。这些项目支撑了华强方特之后几年的技术研发。

  但购物中心毕竟商圈有限,周边人群固定,人们很快就厌倦了这些设施。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商业模式,做一个什么样的项目才能对受众产生持久的吸引力。我们认为应该做旅游。2003年,我担任方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跟重庆一个开发商合作,建设华强方特第一个主题乐园。虽然是第一次做,但我想年轻嘛,即使错了也没关系,要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寻找正确的方向。这种敢闯敢做的也是受到深圳的感染。

  成功了!重庆方特科幻乐园仅3万多平方米,但我们投入了九个项目,飞跃极限、恐龙危机、西部追忆、太空山等,都是当时国内其他游乐场没有的,很吸引人。卖出第5000张门票时,园内已经满了,我们只能把新来的游客往回劝。我们心里很开心,主题乐园的项目终于做起来了。

  我们还给国内的游乐园做了很多项目,欢乐谷中有我们的两个剧场,还给世界之窗的富士山开发过环幕4D影院。有了这些积累后,我向领导请示,技术和商业模式都成功了,我们可以做大主题乐园了。

  我们拿着一本很大的宣传册去找合作商,到过南京,到过合肥,但人家都觉得我们没做过,有失败的可能性。巧合,芜湖刚好建了长江大桥,人流量很大,桥旁边有约1000亩空地。他们主管领导创新意识很强,愿意尝试给我们建主题乐园。我们当时也纠结,1000亩地,投资近20亿元,要不要做这么大?当时有一个说法是“大投资小风险,小投资大风险”,大投资上规模才有影响力,小投资小规模吸引不了游客。于是,我们决心做大的。

  就这样,2007年10月18日,大型文化科技主题乐园芜湖“方特欢乐世界”开始营业。其实我们原本想在十一“黄金周”开业,但说实话,心里没底,怕游客爆满后,一旦有不满意的地方,口碑会大受影响。人少的话,提了意见我们还可以慢慢调整。营业后,我们还是过了个难熬的冬天。后来我们才知道,游乐园行业季节性很强,冬天游客量少。但当时我们不懂,心里很彷徨,难道我们失败了?我记得有一天下雪,我们员工四五百人在工作,但是游客只有8个。

  2008年春节后,南京市旅游系统一位领导来考察,很惊讶芜湖有这么好一个项目。他说我们不会经营,让我们包给他经营。我没同意,他是旅游专业人员,他都有信心,说明我们的产品没问题。

  4月18日,我们办了一个正式的开业仪式,5月份开始,游客量猛然增加,到暑假,每天都有一两万的游客量。芜湖市领导很高兴,要借着好势头一起在芜湖建设第二个主题乐园“方特梦幻王国”。之后,芜湖的第三个、第四个主题乐园(方特水上乐园、方特东方神画)也陆续建成,华强方特在主题乐园领域的产品线逐步清晰。

  给两只熊起名字也颇费心思。当时员工提供了很多方案,丁亮觉得应该中国本土文化,加上“熊大”“熊二”便于记忆,就选择了这两个名字

  从第二个乐园“方特梦幻王国”开始,我们意识到要融入一些中国文化主题,于是加入了秦始皇地宫、猴王表演等中国元素。“方特东方神画”的成功离不开的关注。我们围绕“爱国主义”“中国梦”,开始酝酿“美丽中国文化产业示范园”的概念,用高科技和体验互动的展示方式,打造“华夏历史文明传承主题园”“复兴之爱国主义教育”“明日中国主题园”三大主题园区,集中展现中华传统文化精华,时代。

  2013年,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举办,华强方特是分会场之一,我们展现了“美丽中国文化产业示范园”的沙盘。时任部长来考察,认为该项目高度契合文化科技创新融合、讲述中国故事的主题,给了我们很大肯定。很快,宣教局局长、党史研究室主任、国博馆长等多个部门及领导率队来调研,我们也多次去汇报创意设计进度。

  目前,“华夏历史文明传承主题园”即“方特东方神画”主题园,已在4座城市开园运营,取得了非常好的社会、经济效益。“复兴之爱国主义教育”和“明日中国主题园”分别在建设和创意设计中。华强方特用“文化+科技”讲好中国故事的发展思已然明晰。

  2008年,我们转型成立华强方特文化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当时全国还没有文化科技公司,这也是深圳一个创举。2008年,在主题乐园取得进展的同时,我们也在思考如何把主题乐园业务做大做久。对比迪士尼,我们发现方特的主题乐园缺乏一些知名人物来宣传。我们决定发展动漫版块。当年3月份,华强方特(深圳)动漫有限公司成立,董事长是我的老搭档丁亮,之前他一直分管主题乐园特种电影内容的制作,和团队在工业化影视制作上有深厚的技术和硬件积累。

  华强方特(深圳)动漫有限公司一开始就定位明确,一是走工业化发展道,二是打造产业链良性循环,动漫从开发到选题,都要与主题乐园相结合。基于此前在特种电影技术上的积累,丁亮提出了一个革新的想法,做全无纸的计算机动画产线。传统动画制作靠手工绘制,动画师一人一天可能一秒都做不到。在采用全无纸化生产线后,应用模块分类、数据库管理后,动画师每天的生产效率可以提高6~8倍,极大提高制作效率。当时国内还没有人这么做,这让我们的动画片数量和质量都有所。2011年,我们的动漫产量达到了全国第一。

  也是在2011年,丁亮又提出另一大胆想法,向集团申请停掉全国产量最大的二维动画产线,专攻三维动画。当时,国内还很少有公司尝试三维动画。华强方特通过主题乐园、特种电影出口等业务有了资金的支持和技术积累,方特动漫团队可以大胆创新。彼时,《喜羊羊与灰太狼》正风靡全国,但那是一部二维动画,我们决心打造一部三维动漫爆款。这就是《熊出没》的诞生。

  “熊”原本是我们前一部动画《十二生肖闯江湖》中的配角,因为形象憨厚,动作幽默,很受孩子们喜欢,于是我们把它拎了出来。在《十二生肖闯江湖》中,“熊”是,形象不太好看,我们在《熊出没》中悄悄给他们做了“整形”。给两只熊起名字也颇费心思。当时员工提供了很多方案,丁亮觉得应该中国本土文化,加上“熊大”“熊二”便于记忆,就选择了这两个名字。

  与以往的动画不同,熊大、熊二除颜色深浅之外,高矮胖瘦长相完全一样。这是因为我们希望让观众通过两个角色的表演、台词、声音来记住他们,是基于我们三维动画表演部门的一个新的尝试。我们把电影学院演员训练的声、台、形、表专业方法运用到三维动画员工的训练中,让角色更加生动。这些都是二维动画所难以实现的。

  华强方特做计算机技术起家,我们在工业化影视制作技术和设备上的积累,是其他动漫企业难以复制的,这也是我们参与动漫行业竞争的法宝。记得《熊出没之夺宝熊兵》刚在电影院上映时,有一幕是小女孩嘟嘟开心地放飞熊二送的蓝色蝴蝶。当蝴蝶飞到观众眼前时,和小朋友们都伸手去抓,现场气氛“high翻”。

  过硬的技术创新加上用心的故事设计,让《熊出没》成为影响深远的中国动漫知名品牌。《熊出没》系列2012年在后迅速火爆,2013年网络点击达两百多亿次,位列“中国动漫指数”榜单之首。我们目前推出的5部《熊出没》系列动画电影,国内上映收获总票房近20亿元,是票房最高的国产系列动画电影;还先后在土耳其、俄罗斯、墨西哥、哥伦比亚等多国影院持续上映创佳绩;其中,《熊出没之夺宝熊兵》在土耳其影院票房夺冠。Sony影业持续购进所有《熊出没》动画电影,发行整个拉美地区。

  华强方特动漫作品一开始就瞄准国内与海外两个市场,双语制作发行。我们有三十多部动漫原创作品出口海外,发行覆盖美国、意大利、俄罗斯、新加坡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入Nickelodeon、Disney、Sony、Netflix等主流网络。

  我们的主题乐园还输出至乌克兰、中东等国家和地区,特种电影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

  文化和科技相融合的主题乐园与动漫是华强方特的两张王牌。我们的动漫作品揽获了两届“五个一工程”、中国文化艺术、电影华表提名、电影金鸡提名、年度优秀国产动画片、国家动漫品牌等重磅项。我们还将动漫产品与主题乐园、特种电影、主题演艺、交互游戏、动漫衍生品等相关领域有机结合,打造完整的动漫产业链。

  我想,华强方特能在国内主题乐园领域占有话语权,与我们针对不同区域文化特点提供主题乐园创意设计、定务的能力有关。例如,我们围绕南宁与东盟十国紧密的经济合作,打造了南宁“方特东盟神画”主题园。围绕中国西域特色文化,打造了展现丝文化、边塞古城文化的嘉峪关“方特丝神画”主题园。此外,还有安阳“方特殷商神画”主题园、“中华成语文化主题园”等。

  目前,我们已在全国建成运营20余座主题乐园。我们的主题乐园还输出至乌克兰、中东等国家和地区,特种电影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东“方特欢乐世界”已成当地旅游热点,开创中国自主品牌主题乐园“走出去”先河。2018年5月17日,世界主题乐园权威研究机构美国主题娱乐协会(TEA)与美国AECOM集团联合发布的《2017全球主题乐园调查报告》显示,方特主题乐园累计接待游客量3849.5万人次,持续位居全球第五。

  也正是因为华强方特行业领先的高新技术水准,2016年我们受邀参与国家标准《游乐设施安全规范》(GB8048)修订,2017年又受邀参与国家《主题乐园工程技术》、《室内主题乐园设计及建造技术》等标准制定。我们还承担参与了国家“十三五”科技计划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游乐园和景区载人设备全生命周期检测监测与完整性评价技术研究”课题的多项科研工作。

  我们还有需要持续发力的方向。目前我们主题乐园国外市场主要进军的是中东和欧洲地区。此外,一直在说,你们主题乐园这么牛,怎么不在一线城市做?一开始我们的确不得已而为之,后来发现歪打正着,发展旅游产业不一定要在大城市。老百姓在大城市是“买菜心态”,能省就省。但去周边旅游就不一样,他们会想既然出去玩,那就爽快地把钱花完。